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博的博客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世界经济贸易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陈志武与中国经济学家  

2010-06-19 09:53:19|  分类: 谁有希望获诺贝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1962年出生于湖南茶陵,1983年中南工业大学学士,1986年获国防科技大学硕士学位后赴美留学,1990年获耶鲁大学金融学博士学位,先后在多所大学任教,现为耶鲁终身教授、北大、清华特聘教授。他的研究范围包括金融经济学、财务学、公司治理、股票定价、资本市场、市场监管、证券定价、基金管理和投资战略,以及中国经济。

他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应该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算起,从洋务运动到走向共和,再到“五四”运动,一直到1978年“改革开放”。鸦片战争后,中国有了西方工业革命产生的机械化制造业,有了来自西方的电信、电力、石油技术,电脑与互联网、铁路、公路和空运。从长时间跨度来看,全球化给中国的教育、科技、医疗、传媒、交通等带来更多好处。(《“数”说“改革开放”165年》陈志武 /《证券市场周刊》2007年3月19日)。

他指出,改革路径涉及非常复杂的综合博弈与决策。当年中国和前苏联面临的共同问题是如何冲破僵化的旧体制束缚,但资源禀赋各不一样。中国教育水平比不上苏联,但劳动力充沛。这样就有条件在体制不变的情况下把外资吸引进来,拿外国人的钱和技术帮中国人发财,当国内经济发育起来,社会呼声强烈以后,水到渠成地再搞体制改革。这应该说是有政治智慧的。苏联劳动力稀缺,当时的人均GDP已达8000 美元,除了出卖自然资源很难吸引外资,更不可能靠外资推动改革,所以只能走一条短时间内更加艰险的道路,大刀阔斧地从自身推进体制改革,这是他们的历史选择。(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

而现在,中国经济到了一个转折点,过去那种依赖投资和出口带动增长的模式已走到尽头,巨额外汇储备也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他认为,国家要允许哪怕是单向的开放资本账户,让老百姓、家庭和法人企业直接去海外投资(如买私人股权基金、对冲基金等)。这样不仅能降低外汇储备压力,而且也比国家主权基金在海外投资的政治压力小得多。(《大国崛起:面向全球的中国》《经济观察报》2006年12月4日)

他认为,发展金融是中国的唯一出路。宋鸿兵对现代金融、金融交易和金融市场的理解都非常欠缺,所编写的《货币战争》开药方和做评论所使用的大的框架是完全错误的,提出重新回到金银本位的建议更让人哭笑不得。”(《金融的逻辑》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2009年8月)。

他认为,中国只有把土地产权分回到家庭个人,才可彻底发挥出农民最自然的责任感。目前有几个不可碰的“圈圈”:政治组织对农村的绝对领导、土地公有制、农村户口与城市户口不能合一,并且土地不可兼并转让。他断言,如果这四个圈圈不可碰,那么不要说找农村发展专家,即使叫上帝来给中国三农问题出主意,他也可能无能为力。(《农村土地私有化后结果不会比现在糟》)

他认为,经济增长可用一个社会生产函数来刻画,是一个多变量的方程,不仅有制度的变量,还有资本、劳动力、技术等一系列变量。这些变量之间也会互相影响,在数学中可以用交叉偏导来刻画,一个特别强的变量可以对一个特别弱的变量产生弥补作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后来他进一步解释说,制度架构(也可称之为制度资本或制度变量)有产权保护、民主、法治等;劳动力变量包括数量、成本、素质等。另外还有两个变量,分别是自然资源禀赋(如离海岸河流的远近,石油、矿产储藏情况)和土地。要素之间有替代性,一个经济体只要一个或几个要素非常突出,即使其它要素差一些,其经济照样可以有很大的发展(《中国为什么需要民主?》)。

他承认经济学是不断发展的,但不认为目前的经济学理论解释不了中国经济。诺贝尔经济学奖是给予在经济学理论上有突破的人,不是说哪里经济搞上去了,就可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中国给经济学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研究样本,但还没有贡献出原创性思想方法和理论。所以,也就不能指望很快获得诺贝尔奖(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

他认为,中国必须加快民主制度建设。他指出,民主制度的核心目的有两个,第一是监督问责,第二是把不同公民的利益偏好汇总起来。民主不仅是一种价值观,更是一种实践。公民只有在实践民主的过程中了解、掌握民主,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才能不断提高民主水平。他认为,中国首先要放开新闻媒体,这是成本小、见效快的最好办法。中国的民主路径可在两方面同时进行,其一是从党内民主开始,党内一人一票选举,一步步积累经验,再逐渐扩大到全民;其二是继续基层选举,并逐步往上升(《中国为什么需要民主?》)。

  评论这张
 
阅读(161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