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博的博客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世界经济贸易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王则柯与中国经济学家  

2010-06-29 14:22:08|  分类: 谁有希望获诺贝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1942年生于浙江永嘉,在广州长大,1961年考取北京大学数学专业,1965年毕业后在中学和中等专业学校任教,曾从事“拓扑学”教研,1978年调入中山大学,开始学习经济学。1981年以来,先后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伯克利加州大学等校做访问学者,1991年到荷兰梯伯格大学任经济学研究中心博士学位论文答辩委员,现为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国际商务系教授,分别是数学和经济学两科博士生导师,还是广州市政府参事,上海法律与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微观经济学,博弈论和信息经济学,出版了《混沌与均衡纵横谈》(中华书局1990年,香港)等二十多部著作,撰写了《“西方经济学”不是一个科学的学科概念》、《下决心重写政治经济学》等大量文章。

他说,自己走上经济学教育的不归路,是从研读张五常的老师赫舒拉法(Jack Hirshleifer)为大学本科生写的微观经济学课本《价格理论及其应用》开始的,那是他最喜欢的微观经济学课本,也是邹至庄指定本科生使用的课本。他为本科生讲授中级微观经济学20多年,第一堂课总是要讲赫舒拉法在课本前言的一句话,“经济学是一种思考方法”,并把这作为最先要强调的视角。他还在很多方面受到赫氏的影响,《价格理论及其应用》认为,微观经济学是关于权衡取舍做出最优选择的学问,商品的市场供求关系决定商品的市场价格,“所有经济问题的根源在于稀缺”。受此启发,他很早就批评“劳动决定论”(《提供思想的经济学课本》),写出了《价格机制:劳动价值说的局限和误导》(《科技导报》1993年第一期),《经济科学重建要从价格开始》(《中山大学学报》1994第一期),《“物以稀为贵”是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上海经济研究》1995年第六期),《价格机制:劳动价值一元论的困境》(《学术研究》1997年第八期)等一系列文章。他的学生欧瑞秋把听他课的笔记整理成《图解微观经济学》出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他说这种“图解”思想的萌芽,也收到了赫舒拉法课本的启发。

在博弈论和信息经济学研究方面,他也一样受到了赫舒拉法的影响。赫氏一样研究博弈论,并在《价格理论及其应用》的前言中写道,“博弈论在处理诸如寡头垄断、共用品以及合作与冲突的题材方面特别有用。”他也特别推崇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印度裔教授迪克西特,认为是他把博弈论的重要洞见从象牙塔拉到了现实生活,最早认识到了博弈论可广泛应用于在商业、政治、体育以及日常社会交往中,其概念和逻辑可帮助学者进行策略性思考。他在这方面出版的著作有《博弈论平话》(中国经济出版社1998年)、《新编博弈论平话》(中信出版社2003年),《博弈论大师的著述风格》,《爱心护天才——博弈论大师纳什的故事》(三联书店2000年)等。

他对当下的学风非常不满,认为经济学在中国正经历着一个缺乏学术标准的年代,一些人少许读懂一点现代经济学,甚至只是比别人早几天使用一个现代经济学的术语,就可以现炒现卖,成为颇有名气的“经济学家”。一些人动辄说“推翻”一个体系,或者说树立一个“里程碑”之类。如果微观经济学不甚了了,却要奢谈信息经济学,甚至什么“中观经济学”、“综观经济学”;均衡搞不清楚,却赶时髦论述非均衡、反均衡。当今中国的大学,为创收疲于奔命,奉大款惟恐不恭。一些大学还有“课程班博士生教育项目”,入学实际上没有门槛。在一些热门博士点,博士生可以“批量生产”。许多官员、老板在日理万机之余,周末偶尔进进课堂,就把博士学位拿到了。奔驰、宝马进校园成了传媒讴歌的景象。世界上没有别的校园,会像中国的校园那样,任由官员的奥迪和老板的奔驰进出,甚至大模大样地停在刚刚艰难养护进来的草地上,亵渎学术尊严,让大学斯文扫地。即使是正儿八经招的经济学博士研究生,也不修任何认真的课程,招进来就是为了帮导师查资料、做计算、写文章、做课题。(柳红,《远山在呼唤——王则柯访谈》(《经济学家茶座》2003年13期)

信息经济学研究方面,他出版了《信息经济学浅说》(中国经济出版社1999年),指出在私有信息的存在使得经济关系的双方一方掌握的信息多,一方掌握的信息少,这种信息不对称的情况,造成信息优势方有讨便宜的机会。信息经济学正是研究在这种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经济中当事人的行为及其后果,进而探讨相关的制度设计。在他看来,信息经济学是相对独立的学科,关键在于“信息不对称”这一客观存在,因而不同于信息理论(讨论信息是什么),也不同于信息产业。同行里面他较推崇张维迎的《博弈论和信息经济学》,对其他许多著述非常不满,还点名批评了罗贵权、马费成、陈禹、黄淳、何伟,以及他在中南大学的同事谢康的书,说马费成是《信息经济学》(武汉大学出版社1998年)实际上是科技情报专业的专业教材,牵涉一点信息产品信息产业的内容,完全没有核心的信息不对称引发的问题;罗贵权的《信息经济学》(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6年)集中在信息产品、信息市场和信息产业;黄淳、何伟的《信息经济学》(经济科学出版社1998年)更多地是系统科学的著作,还阐述信息理论问题;陈禹主编的《信息经济学教程》(清华大学出版社1998年)和谢康的《信息经济学原理》(中南工业大学出版社1998年)把部分信息经济学的内容和部分信息产业理论的内容拼合在一起……他还列举了国内一些大学把图书馆专业或者图书情报专业改为“信息管理专业”,有的还开设“情报经济学”这样的一些时髦陈述极端例子(《无视科学底线的大胆创新——陈禹、谢康“信息资源丰裕系数”评述》(《经济学季刊》2002年第1期,《是信息经济学著作吗?》,《南方周末》2003年10月4日),《混乱的信息经济学著述》,《南方周末》2003年10月4日,《文汇报》2001年11月3日)。

当然,他的批评得罪了太多的人,也引来了大量反驳,其中他多年的同事谢康反应尤其激烈,连续写了《答王则柯教授》之一到之五以及其他一些文章来回应。谢康认为,网络经济、信息商品属于信息经济学研究对象,在答王之三中,列举了国外信息经济学包括的诸多内容,有197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经济学家肯尼思·阿罗1984年出版了一本论文集《信息经济学》(Basil Blackwell)收集了从1949年到1981年中的18篇论文,内容涉及统计决策、信息价值、组织议事日程和大团队的资源配置等;198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乔治·施蒂格勒对信息经济学思想的论述主要体现在他早期的三篇论文中,即《信息经济学》(1961年)、《劳动市场的信息》(1962年)和《论寡占》(1964年);美国经济学家赫什雷弗和赖利发表在《经济文献杂志》1979年第4期上的调查,信息经济学的基本内容包括:信息的决策,公共信息与市场均衡,研究与发明经济学,信息优势与信息的市场显示,合理预期与信息效率等五个部分;赫什雷弗和赖利按照市场不确定性和技术不确定性将信息经济学划分为微观和宏观两个分支体系。国际刊物《信息经济学与政策》杂志刊载的论文既有讨论非对称信息经济理论的,也有大量论文讨论信息产业理论,特别是电信产业及服务定价、因特网垄断与竞争等内容的。谢康在辩论的同时还在《科学决策》2000年第四期发表了《国外信息经济学的研究》,他还指出,对信息经济学的范畴有不同理解是正常的,不存在科学与非科学之分,争论信息经济学的内容没有必要,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进行深入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392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